产品中心  
地址:山东省莱芜市赢牟西大街003号 电话:86-634-6270330
传真:86-634-6270292
售后服务:400-618-9911
邮箱:stj@chinastj.com
领导关怀  
宁德帮玩失踪银行讨债供货商 山东钢铁(600022)首
 

  7月25日,山东钢铁600022)一口气披露了18起诉讼案件。就在不久前,其作为被告人之一,与违约的经销商一起被兴业银行601166)起诉至济南中级人民法院和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涉及金额高达7.05亿元。

  虽说是18起案件,但是经记者梳理发现,作为第一被告的经销商只有6家,其中不乏令银行谈之色变的发迹在上海的福建宁德钢贸商。

  上市钢企与钢贸商的纠纷时有发生,如去年的厦门信达000701)、中钢天源002057)等,他们均是将货物存放在某仓储公司,而该仓储公司拿着虚假的仓单将货物重复质押。

  很显然,作为受害者厦门信达和中钢天源都是案件原告。但是在山东钢铁涉事案件里,其均是被告。

  因山东钢铁涉诉事件的暴露,经销商、银行、钢铁公司三份签订的“保兑仓业务协议”也被撕裂一条口子,风险敞露无遗。

  不仅如此,记者调查发现,跟山东钢铁、兴业银行签“保兑仓业务协议”里的6家第一被告里,有些早已被拖垮,公司空无一人,有些早已诉讼缠身,甚至老板已下落不明。

  山东钢铁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按协议我们是不需要承担责任的。因为经销商跑了,银行就把我们告上了法庭。”

  2011年至今,钢贸行业便上演着跑路、自杀、骗贷等种种惊险戏码,西甲官方赞助,羸弱之态已牵连至仓储、典当、担保等多个行业。

  这其中,金融业发达的上海首当其冲。而在上海的钢贸圈里,尤以福建宁德帮最为著名。“团结、胆子大。”在上海钢贸圈混迹多年的袁先生表示,“出了问题有商会出面解决,可是现在也解决不过来了,问题层出不穷。”

  记者发现第一被告实际上只有6家公司。分别是上海中璞、莱芜德宇、福建旺隆、上海青帆、上海连跃和山东立为。当中有3家来自上海钢贸圈,1家来自福建。而这4家的老板全是宁德人,除了兴业银行起诉外,他们目前还陷入了其他官司纠纷,甚至“下落不明”。

  “虽然钢贸商从银行贷款不好贷了。目前银行主要看经销品种和老板籍贯,福建宁德人尤其是周宁人很难从银行贷到款了。”袁先生表示。

  上海中璞的老板是王青海,福建宁德人,他还掌握着上海豪海国际贸易公司(下称“豪海国贸”)、上海豪海企业管理公司、上海豪海通用航空公司等,这三家公司也被兴业银行一并起诉。西甲官方赞助!根据山东钢铁公告,2011年10月,上海中璞与兴业银行和山东钢铁济南分公司(原济南钢铁,下称“济钢”)签订了《保兑仓业务三方协议》,其向兴业银行支付8550万元保证金后,剩余融资款1.995亿元未按期归还。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上海荣谊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荣谊”)将货物放在了上海市宝山区高境钢材仓库,其业主正是王青海掌舵的豪海国贸。当年8月,去提货时发现宝钢发展旗下中新典当公司已设障挡住仓库而无法提货,原来是豪海国贸制造虚假仓单质押了出去。

  “后来发现这批货被重复质押给了两三家。”上海荣谊一位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年底法院结案了,把货批给了我们,其余两三家就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彼时在与上海荣谊、中新典当等的纠纷中,王青海被取保候审。而7月1日,上海法院网的“网上追查令”透露了其最新消息——“下落不明”。

  另一家第一被告上海青帆,其总经理郑长清也是宁德人,法定代表人吴秀娟不详。上海法院网显示,今年6月,民生银行600016)上海分行起诉上海青帆、郑长清、吴秀娟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已审理终结。除此之外,作为第一被告的福建旺隆和上海连跃,其老板赖良斌和何树春也均是宁德人。

  “上海钢贸圈问题好多,有些挂羊头卖狗肉,拿着做钢材贸易的幌子,其实就是搞融资,拿贷款。有些就是形成三角债,经销商把货供给收购商,收购商因为各种原因,资金不到位,也把经销商给拖累了。” 丰良实业(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长高亨表示,资金链断裂了就只能等着关闭公司,因为经销商那些也不是全部都是自己的,有些是通过朋友亲戚借的,很多都是三角债,不少人也跑路了。

  在山东钢铁公告的6家第一被告里,有两家是规模不大的本地钢贸商。一家是莱芜德宇,另外一家是山东立为。

  工商资料显示,山东立为法定代表人是赵峰。其2011年9月30日与兴业银行、济钢签订了四份《保兑仓业务三方合作协议》,总融资额1.9亿元,其中剩余融资款1.33亿元到期未还。

  “公司早就没人了,被上海钢贸商给拖垮了。”一位不愿具名的山东立为前员工透露,虽然已经离职,但是拖欠的工资也没发。

  在山东钢铁公告的18起涉诉案件中,其莱芜分公司(原莱钢股份,下称“莱钢”)、济钢与兴业银行、第一被告签订了《保兑仓业务三方合作协议》,约定兴业银行以授信融资形式向第一被告提供融资资金,用于购买其钢材,并开具了收款人为莱钢或济钢、还款人为第一被告的银行承兑汇票,汇票直接交付莱钢或济钢。

  按照三方签订的《保兑仓业务三方协议》第四条规定,莱钢或济钢应当按照商业汇票票面金额承担余额退款责任。

  “目前货还在济钢,只是法院一直拖着不确权,拖了快1年了,公司也被拖垮了。”上述前员工表示,细节没法说,太敏感了。

  “一般讲,保兑仓业务三方协议里法律主体是经销商和银行,跟供货商没有多大关系。”一位熟知保兑仓业务的银行人士对记者表示,按流程是经销商拿着提货单去拿融资款,然后再拿现金去提货。除非贸易背景有问题,银行怀疑其关联交易或是别的问题才会把供货商告上法庭。

  山东钢铁及其律师认为,根据兴业银行与第一被告向莱钢出具的《承诺与说明书》,免除了公司不执行三方协议的责任,因此不应当承担还款责任。

  “山东钢铁需不需要承担责任,西甲官方赞助关键要看承诺书的具体内容。” 山东豪才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凯看罢公告表示。

  “因为经销商都跑了,那些没跑的也没有偿还能力,银行就把我们追加成了被告。”上述山钢工作人员表示,银行认为我们有责任,我们律师认为我们没有责任,只能等法院的判定。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80207

 
Copyright © 2002-2017 西甲官方赞助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02841号-1